文学比较背后的思维方式是帮孩子建立正确的文
来源:澳门彩票 发布时间:2019-05-11 19:43

  文学比较的训练能帮助学生建立正当的文化观,使他们学会尊重异文化,尽快适应并融入国际化的环境。世外中文IB教师李博认为,文学比较的表象下,实际是学生对文化交流态度和方式的锻造,因此将比较意识引入IB中文课程时,不能满足于“皮相”的比较。本文“IB文学五讲”中的第三讲,重点阐述文学课程的比较原则。

  的末尾,我们谈到了文学作品的比较问题。在IBDP中文文学课程中,比较意识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中文EE(拓展性论文)的撰写,可供选择的第二类别正是母语作品和翻译作品的比较分析。

  这两方面,个人认为前者是后者的基础,它提供基本的比较意识和方法,而后者将比较项从中文文学作品扩展到了不同语言的文学文本。

  不同语言、文本的背后是不同的文化观。我们的中提出:文学比较的训练能帮助学生建立正当的文化观,使他们学会尊重异文化,尽快适应并融入国际化的环境。

  正鉴于此,必须正本清源,将文学比较的原则梳理清楚。文学比较的表象下,实际是学生对文化交流态度和方式的锻造。今日的学生要成为拥有现代文化观的明日人才,文学课程责无旁贷。

  “文学比较”应区别于“比较文学”。比较文学派别和内容庞杂,有代表性的有法国学派的“影响研究”以及美国学派的“平行研究”等。

  以高中阶段学生学术水平及IB考纲为参照,本文的讨论仅关注“平行比较”一块。这种比较不讲求作品间的事实联系,只比较作品异同,并以此引出有价值的结论。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什么样的文本可以比较?借助一个例子思考这问题:大部分人小时候都有一个宿敌,叫做别人家的孩子。他/她一般年龄和你相仿,成绩优异,常在父母口中成为你的比较对象。

  请问:为什么父母不将我们与河马,或是橙汁进行比较,而选择了别人家的孩子?我猜测原因有二。

  原因一:河马、橙汁和我们是不同物种,但别人家的孩子和我们是境况相仿的同类;

  原因二:我们和河马、橙汁没有具体的比较出发点,而和别人家的孩子可以在“学习成绩”这一问题上做直接的对照。

  文学的原理也是一样,先要确立文学文本是比较关系上的“同类”。IB课程的操作简单明了,“类别”被具化成“文体类别”概念:DP文学大纲要求相互比较的文本同属于特定体裁(例如散文,小说、诗歌)。

  在更微观的层面上,文本属性也必须保持一致——回忆性散文不应和说理散文比较,短篇小说难和长篇小说并置。

  按:平行比较中,文体问题本身就是障碍,也会增加比较的繁琐程度。但在同属“比较文学”范畴的影响研究中,跨文体的现象就很常见了。

  例如胡适先生认为明代小说《西游记》孙悟空的形象源于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奴曼,后世学者多将这两部书进行比较,进行主角形象的源流梳理。但如前所述,这类研究相对复杂,对高中阶段的DP学生不作要求。

  此外,文本的比较必须有具体的出发点。文学学习者拿起一本新书时,大脑中的某些记忆往往会被唤醒——“我似乎在哪部作品中见过同样的故事结构”,“我知道某一篇小说中有类似的人物塑造方式”。

  故事结构、人物塑造方式这类记忆的联通点正是所谓的出发点,它们构成不同文本间互动的基础。没有出发点,文学比较是无法操作的。如果现在突然要求我们将《红楼梦》和托尔金的《霍比特人》做一番比较,不出意外我们会一脸懵懂。

  当然,比较的过程中只注重具体出发点也是不够的。文学比较切忌“皮相”的比较,出发点之下,须有更加深厚的落脚点。

  例如汤显祖《牡丹亭》和格鲁克的歌剧《奥菲欧与尤丽狄茜》这两部作品,“为情还魂”的剧本结构成为两者比较的出发点。我们可依此开展比较:“杜丽娘和尤丽狄茜都是沉醉于爱情的女人,她们为爱丧生,最后都还魂人世,两部作品都是大团圆的结局。但是杜丽娘还魂的过程比尤丽狄茜更复杂。”

  但是,这样的比较只停留在“为情还魂”的结构上。我们当然知道它们很相像,也有不同,这样的比较结论有什么价值?我们必须求索更深刻的落脚点,要透过文本特征把握“同中之异”,完成其后观念或文化层面的比较。因此也许可以更进一步:

  相较尤丽狄茜感动神明回归人世爱情,杜丽娘的还魂模式更为复杂:她从地府离开原因在于“阳禄还长在”,而回到阳间后未得到家族和社会的认可,直到皇帝下旨完婚,夫妻方得团聚。

  两个文本表达了创作上的差异:汤显祖小说中爱情是必需品,但一定要得到宗法社会承认方才圆满,是三纲五常和泰州学派“制欲非体仁”思想综合作用下的产物;而格鲁克作品中个人对爱情的追求则是“启蒙运动”文艺美学对人性解放赞颂的具体表现。无论如何,他们都表达了女性的勇敢,表达了人类对爱情的赞美和追求。

  我们在寻求文学比较的深层次落脚点的时候,要防止一种“宏大”的倾向。千万不要动不动便把具体现象比较上升到中西文化比较的高度,它们的关系没有这么直接。我读书时看过一些中西比较文化方面的书,其中很多的说法可以成为负面典型。

  例如:“中国文学重视家庭和西方文学重视个人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原因在于中国古代是农耕文明,家庭是基本生产单位,这导致了家庭观念的重要;西方文化来源是游牧文明,逐水草而居,不重视家庭,具有侵略性。”

  第一,我们现在的国际交流很频繁,阅读资源也丰富,有限的经历告诉我,各国人民其实都挺重视家庭,不能按照印象来提出“事实”;

  第二,西方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大到存在界线争议,用一种文化观念模式去概括数亿人,真的恰当吗?同样,中国也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我们有56个民族,谁能说所有民族都是农耕民族?蒙古族怎么解释?这完全就是“汉族中心观”的意识在作祟——先用汉族偷换“中国”概念,再假想出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西方”概念。

  第三,重视家庭就一定是农耕文化导致的吗?重视个人就是因为游牧文化?这种把现象上升到宏观文化的做法是粗暴的,它简化了问题的实质,由想象出发很容易强调文化的差异,造成文化对立。

  如同我们对比杜丽娘和尤丽狄茜时,落脚点只是停留在了彼时作者创作的习惯和思想背景之上,完全没有强调东西方之间文学和文化的差异。因为从科学的态度上说,单部作品看不出一种文化的全貌。但是“爱情”这种文明的共通之处,是确凿的和值得书写的。

  1、文学比较必须从实际出发,必须进行细读和知人论世,应避免的误区是:自由拣取文化要素回应自己想象构建的事实。

  2、文学比较之下,应当强调的不是差异,而是文学之间的共通和互补,这是现实和未来世界的需要。

  3、东西文化比较的重负卸掉之后,文学比较具备了更多元的形式。这便为IB课程中的同语言、同体裁作品间的比较提供了空间。

  香港城大张万民老师将中西比较诗学概括成“对应”、“对立”和“对流”三种形态。文学比较的方法也可以此类比,前两种形态代表着文学比较“相同”和“不同”的简单倾向。但我们应当遵循的,却应当是“对流”中的汇通状态:先同中求异,再异中求同。

  文学之间遵循的普世价值是一体的,但正由于各自的多样性,它们才有交流的意义和相互学习的条件。如此,世界是多姿多彩,丰富美妙的。正所谓“和而不同”。

  第一部分的讨论强调了文学比较的出发点。在PAPER 2的写作中,我们也需要找到一个这样的出发点,将两篇或更多的文本联系在一起。

  学生对于PAPER 2一般的认识是“需要准备的文本太多,艺术手法太多,记不住也不知道如何准备考试”。他们大多明确地将“艺术手法”作为了文本比较的出发点,潜意识中认为文本只能通过“艺术手法”相互联系及比较。

  这样的做法就导致了我在阅卷时所看到的极端状况:学生的文章中只有简单的艺术技巧分析基础上的文本关联,很多试卷中将文本放置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它们都运用了“动作描写”、“环境描写”。大部分学生缺乏将这些文本联系在一起的更深层动机。某种意义上说,这不正是我们所反对的“皮相”的比较吗?

  这种状况需要改变。我在教学过程中,习惯帮助学生对文本元素进行加工处理,形成以下四个层级,它们也是四类比较的出发点。

  大主题层,是指每一部作品的宏旨,例如白先勇《岁除》写的是个人在历史前进洪流中的落寞和无奈的命运感,张爱玲《封锁》写的是都市男女在文明中对自我的压抑,鲁迅《在酒楼上》写知识分子的彷徨和挣扎。

  乍看之下,这些主题是相异的,无法成为文本的联通基础。但是如果将这些主题进行抽象化处理,它们就有了共性,我们可以认为,它们都在描述“个人精神世界和现实的关系”,且表现形态都是消极的。实际上,多数老师选择PART3部分作品时会考量作品主题之间的相似度,为比较提供条件。

  所谓小主题层,是在文本中可以提炼出的话题,这些话题由大主题分化而来,但往往和生活紧密相关,且文学作品多会涉及。它们因此也就具备了极强的联结文本功能。例如恋爱主题、女性主题、回乡主题、食物主题等在我们大量文本中出现。

  最近带学生学习莫言《透明的红萝卜》时,大家发现小铁匠和菊子姑娘恋爱是原始的冲动,热烈且直接,作者通过外聚焦视角刻画他们炽热的动作和眼神;这就引发了我们对于《倾城之恋》、《封锁》等张爱玲小说的记忆,其中人物的恋爱模式是相反的,作者是用内聚焦视角大量观察其心理活动,表现文明对于城市人的压抑。

  宏观技巧层,是指视角选择、叙事特征、文本结构等建立在文本整体性基础上的艺术技巧。它对应着小主题或大主题,标志着对文本的深刻理解,是和第四层级不同类型的艺术手段。学生应有意识地在考试中展现其对于宏观技巧的把握。

  微观技巧层,顾名思义,就是出现在具体词句中的比喻、拟人、肖像描写等简单修辞技巧。它们并非不重要,是构成文本艺术性的基础;但只注重修辞手法,必然会将文本变得孤立,复习起来自然感觉支离破碎。

  这四个层级,环环相接,加上主题背后的文学史因素,我们大致可以将其关系梳理如下:

  一是提供复习整理思路。学生可按照自己对文本的理解将每一部作品先按照此图梳理一遍,接着整合此作家的所有作品,再将几位作家的所有作品整合成一张图。小主题层面,同类项合并,新项目列出。这就实现了我们在上一讲所谈到的“大文本”概念。“主题—艺术技巧”式的连带记忆方式可以避免碎片化的学习。

  二是在考试时指出文学比较的思路。IB全球考试试题近年来频繁出现“艺术技巧”类的试题,学生应试时可以从第三、四层级寻找同一小主题或大主题下的艺术技巧作为比较出发点;在寻找落脚点时,应回归到小、大主题及其背后的文学史因素,完成技巧之下的深层次文本交互。

  如果面对主题类试题,则学生更加游刃有余:站在小主题层面上,进可用艺术技巧展开分析,退有大主题与文学史作为比较的落脚点。

  事实上,文章第一部分的讨论刻意简化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文本才能作为“同类”比较?我们的操作是按照IB大纲PART 3的要求,用文体概念确定“同类”关系。但这是限于学生的学习资料数量(SL3部作品,HL4部作品)的比较训练,注重的是文学比较方法的简化修习,但却不符合比较文学的真正理念。

  关于比较文学之可比性,陈寅恪先生说:“必须具有历史演变及系统异同观念,否则古今中外,人天龙鬼,无一不可取之相比较。”至今学界对于可比性的判定依据仍缺定论,但历史背景和文化系统这两点具备足够的参考意义。

  EE是正式的毕业论文,它的操作应当比PAPER 2更加贴近比较文学的要求。EE选题过程中,比较稳妥的做法是尊重我们第一部分谈及的比较观念之余,尽量选择创作时间类同的中文及非中文作品进行比较;另一方面,这两部作品应各自具备典型的文化意义,可供“比较”和“对流”。

  读书时,我的老师告诉我最好的学问方式是“小题大做”,研究切入点越小越好,挖掘的文学内涵越丰富越好。文学比较论文的写作何尝不是如此?我至今记得有学者从“阳台”这一场域入手,比较两国作品背后的恋爱模式,也记得有学者从“梅花”意象入手,比较汉诗和日文诗其中的美学旨趣。这种方式,不妨在做EE时效仿。

  以上的讨论提出比较文学的观念和方法的注意事项,其中一部分亦适用于文化交流。我们不妨将零碎的经验做个简单整理。

  前文谈及文学比较之时,我们提倡从文学文本挖掘,坚决反对将其上主观对应至宏观文化的粗暴做法。今天的民间对于伊斯兰教文化的恐惧和排斥,很大程度就来源于各别现象造成的文化误读。我们对于异文化的态度,应当扫除“一眼定论”的习惯,多看多听多思,不要印象先行,才能真正了解对方,成为朋友。

  我们提出文学比较应当在一个共同的出发点上出发,这也提示我们:与他者的交流的应建立于所谓“全球性的问题”的基础上。例如世界和平、环保,或者美食、电影等话题之下,我们也许能让自己的文化观念更好地与他人的文化观念交流、碰撞。千万不要自拘一隅。

  文化比较的最后方向是对流。如果能够真正消除文化部落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的影响,不同的文化可能就会如同不同标签的书籍,被安放在世界这个大图书馆中,人类在解决问题时可以按需查阅。

  从这个意义上说,民族的智慧便能成为世界的。上礼拜我坐在电影院看《神奇动物在哪里》时突然走神:如果我们的孩子与国外的孩子一起看到小雀斑箱子中的奇幻动物世界时,能给他们讲一讲我们的《山海经》中的神兽传说,那一定是非常和谐的场景吧。

  我们谈到了国家概念和文化概念的区别,谈到了所谓的“自我中心”思想。这就提醒了我们,一定不要忽略对各文化人群的尊重。

  这首先表现在观念、措辞的客观和谨慎之上。例如,千万不要将汉语和中国国家概念直接联系——不是所有的汉语作品都是中国文学,不是所有写汉字的人都是中国人。文化是平等的,尊重是相互的,请从我做起。

  其次,避免以“非我”的态度考量他者。在文化交往中,“自我中心”的思想太过普遍。福柯曾经谈到,“中国”这个概念对西方有着“乌托邦”的意义。在西方的世界中,人们为发泄对现实的不满,从自我想象出发,使中国成为“美好国度”、“理想世界”的代名词。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今日中国,在我们向往他者文化与贬损自我文化之时,或轻视他者文化与自傲于本族文化之时,我们不妨收集足够的资料,客观地对他者做一番了解,这既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我的尊重。

  现实中还存在另一种极端。以中国的人文学科为例,学术一直以来面临的窘境是:研究者们常常从西方的研究理论出发,站在他者文化角度反观我们自己的文化。自我文化仿佛变成他者。我们的学生将来出国读书,生活环境和学术环境中可能都会面对这类“西方中心主义”的冲击。

  此时对自我文化的高度体认是最重要的。我们天生的文化基因无可更改,我们对他者的文化终有难以逾越的鸿沟。我们背后的母体文化永远是我们的发声工具,是我们思考世界的出发点。失去了这样的“自我”,我们便什么都不是。

      澳门彩票网,澳彩娱乐,澳彩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