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部分商户搬离离 入驻云纺图
来源:澳门彩票 发布时间:2019-04-14 19:00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昆明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的部分商户“出走”了。他们搬离原址,集体入驻云纺商业区图书市场。

  新址对书商们来说,也许意味着“更优质的环境、更浓厚的商业氛围、更密集的人流量”。但是,如果不转变经营思路,这些优势能否带来预期的效益?结果尚难以预测。

  在昆明,实体书店形态由国有书店、独立书店、图书批发市场三种主要形式构成。面对网络书店及电子书市场带来的冲击,这些各有侧重的销售形态发生着不同的变化,位于南屏街的新华书店昆明书城,提供了一种可供借鉴的改造路径。

  11月25日,在云纺图书市场一楼和二楼,十多家刚刚入驻的商户正忙着对书籍进行整理、排列、入柜。原场地租金到期,这些商户选择搬离经营多年的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入驻即将开业的云纺图书市场。

  “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比较早了,我们在那里经营了很多年,现在搬出来,是想换一个环境,换一种心态。”云南霖昌书社的负责人詹霖说,云纺商业区的商业氛围浓一些,人流量也更大,这是商户们选择入驻的主要原因。

  据商户了解,搬离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的书店只有十多家,80%以上的书店仍然选择留在原址。“那边以批发为主,读者群更广一些。”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以教辅、童书、杂志等批发为主,兼有零售。

  市场内大型书店有春晓书店、新知书城等。“搬迁的不多,大的书店还是留在这边,我们相信这个市场的潜力。”不过,也有工作人员表示,近几年,纸质书销售确实受到了网络书店的冲击。

  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内的多家书店均采用打折销售模式,通过折扣吸引读者。面对此次部分商户搬离,市场管理方称,这属于正常市场运营范围内的调整。

  搬迁的商户称,搬离旧址是由于经营理念的不同。“我本人喜欢研究云南历史、昆明历史,搬入云纺图书市场,可以借助市场管理方提供的场地举办一些与昆明历史相关的读书交流会。”但对于是否转变经营模式的问题,詹霖称,将继续维持原有销售模式,以图书批发为主。

  在昆明,实体书店形态由国有书店、独立书店、图书批发市场三种主要形式构成。面对网络书店及电子书市场带来的冲击,这些各有侧重的销售形态发生着不同的变化。

  以新闻路图书批发市场为例,该市场负责人称,在维持原有销售模式情况下,计划逐步对市场内的硬件和软件设施进行提升。

  该市场属于“店中有店”的特殊模式,而且作为云南知名的图书批发市场,已存在了21年,具有大量的稳定客户,为方便新老顾客采购图书,改造将更多从细节方面入手。其一,市场方在一楼大厅增设导购台、导购员、导购标志;其二,在不影响经营的情况下,对灯光、墙面进行改造,整体提升阅读氛围;其三,与商家进行沟通,可能的情况下,开辟阅读区域,吸引读者。

  市场管理方负责人表示,目前,市场内以教辅、教育、综合类图书为主,将牵头成立云南省书刊协会,这一协会成立以后,将对所有进入市场的图书进行审读稽查,保证每一本书的品质。

  不过,独立书店自创立之初,就以打造集咖啡、甜品、读书会、沙龙为一体的多样化空间为主体形式,更大的转变发生在国有书店。

  在人流量集中的南屏街,走进昆明书城的读者显著增加,随着卖场布局调整、阅读体验书吧开放,改造以来,昆明书城实现销售额10%的增长。

  自2015年起,新华书店昆明书城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均进行了升级改造,从布局、经营模式上看,新华书店有独立书店的影子。但昆明书城经理刘学林称:“400平方米的书店和7000多平方米的卖场,经营方式肯定是不一样的,面对的读者群也不同。”

  “我们把这次转型升级称为二次创业。”刘学林说,作为国有图书发行企业,不可否认的是,传统新华书店业态老旧,难以适应目前的商业发展需求,“近几年,全国的商业实体、零售行业都在进行转型升级,消费者在选购商品时,越来越注重购物体验”,昆明书城作为新华书店转型的试点,成功经验将陆续运用在其他门店的改造中。

  近几年,在图书零售行业,凡是有求生欲望的实体书店,几乎不约而同选择了明晰而一致的改造路径,围绕阅读打造集多种体验于一身的审美活动空间。

  昆明书城在进行空间改造的同时,还对图书品种、陈列方式进行调整。“我们对一些有名的出版社书籍进行专柜陈列,方便读者。”刘学林说,从经营的角度,对于卖场而言,因涉及版权,专版陈列的成本很高。

  业态改造与员工服务理念的转换也在逐步进行,定期举办的文化活动为昆明书城实现引流。“电商的消费习惯已经深入影响很多读者,但实体书店能为读者提供一种阅读体验空间,马云自己也说,纯电商必然死亡,消费者需要的是线上线下互动的一种体验。”刘学林称,日本电商并不发达,原因在于线下服务做得非常好,在产品品质有保证的前提下,消费者更愿意到实体店里享受这种服务。

  就目前来说,昆明书城作为新华书店在昆明市最大零售卖场,“空间很大、能够容纳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的不同人群”。从这一点上来,刘学林认为书店的责任首先在培育读书氛围,只有在市民养成阅读习惯后,才能以书为媒介,打造相关的文化消费产品,为读者带来多样化的体验。

  今年7月,亚马逊曾发布中国“2016上半年最爱阅读城市榜”,榜单是根据2016上半年各城市图书的销量在该城市所有产品总销量中的占比排出的。该榜单还列出了这些城市阅读率最高的书籍种类:

  第十名:宁波(浙江),最爱“畅销”,本地畅销书与全国畅销书重合率为60%

      澳门彩票网,澳彩娱乐,澳彩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