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危机十周年 看中国的改革之路
来源:澳门彩票 发布时间:2019-02-11 15:10

  ,美国四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随后,一场银行系统的危机升级为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次贷危机旋即恶化,引发了这场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全球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

  这场危机从经济学的角度,使得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被永久的抹去,一度大规模的失业和减薪,和民众对美国金融制度偏袒权贵和富人的不满,甚至引发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

  十年来,关于这次危机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几乎所有的经济界人士,对此都有过各自观点的论述,这里,政事堂就不凑热闹,今天从经济视角中跳出来,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待这次危机。

  自危机以来的十年中,2008年,同年正在举行的美国大选上,拥有巨大声望和人脉的共和党建制派候选人麦凯恩,在支持度一度领先的状态下,在经济危机爆发后,迅速输给了毫无政治根基的毛头小子奥巴马。

  同样,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上,原本的票仓,锈带的蓝领工人们,抛弃了建制派的希拉里,将原本支持率落后的“政治素人”特朗普,最终推上了总统的宝座。

  美国驴象两党的“政治素人”能够打败了对方建制派上台,背后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经济危机之后,引发的民粹主义盛行。

  因此,背靠着民意上台,政治素人的美国总统,无论是哪一个党派,在选票政治的推动下,以奥巴马医改和特朗普减税为代表,对内只能通过对基本盘增加福利,以赎买的手段来缓解问题。

  因此,08年的这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并没有彻底通过资产的出清来解决,只是通过不停的注射麻药得到了缓解。今年以来,全球新兴市场开始了大规模的骚动,本质就是美国国内未解决的危机,在向外传输。

  由于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了绝对主导的地位,全球主要经济体都与美国经济紧密相连,更不要说,与美国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了,这种危机必然会向中国来输送,只不过,不同政党背后的利益集团不同,诉求也不尽相同。

  奥巴马时代,支持奥巴马上台的华尔街资本家们,逼迫中国三轮大规模的金融放水,以缓解美国的“投资”危机。特朗普时代,支持特朗普上台的石油钢铁复合体,则逼迫中国打开市场接受美国产品,以缓解美国的“需求”危机。

  因此,本轮中美摩擦的不断升级,背后的逻辑,也是中国不再愿意无条件接受美国输入的经济危机。

  在少了中国这个最大的新兴市场的承担美国的危机之后,也导致了今年以来,全球其他的新兴市场,无一不面将对规模远超其体量的经济危机压力。

  而这些压力,其实都源自于2008年那一场的全球经济危机,美国自身并未彻底出清。

  说起来,经济危机究竟是什么,各国的经济学家们,就像英剧“是的,首相”里面的汉弗莱爵士一样,通过大量专业词汇组成的长句子,向政治家和民众提供解释。

  其实,从政治家的角度来看,导致经济危机的原因,就八个字,“需求不足,供给过剩”。

  技术革命导致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导致掌握先进生产力的群体以指数级迅速致富,形成贫富不均。

  湘西的特困农民,山西的挖煤矿工、吉林的汽车工人,浙江的数字码农。他们从农业时代到第三次工业革命中,依然是四个阶层中各自的最底层。但是他们收入和生活却完全属于不同的状态。每后一个时代的收入,几乎都要比前一个时代要多一个零。

  而由于有钱人倾向于投资,穷人倾向于消费。贫富不均,又导致了投资(供给)过剩,消费(需求)不足,最终引发经济危机。

  在中国古代,王朝的兴衰就像资本主义的经济周期一样,王朝越到晚期,贫富差距越大,最终的结果就是像经济危机一样的农民起义,对疯狂“投资”地产的富人来一次彻底清算,然后“需求”迅速扩张的新王朝再次蓬勃发展。

  因此,为了避免经济危机带来的动荡和政治上的大洗牌,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的我们,需要向美国学习输出危机。这些年中西部以及海外的大规模布局,就能够看到,我们一方面在为“投资”找渠道,另一方面也在给日益衰弱的“需求”寻找新的市场。

  但是,我们并不具备美国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无法依靠向外输出危机而躲过危机,因此,输出危机只是提供缓冲的时间,根本的方式还是要自我解决危机。

  从政治家的角度,解决经济危机中“需求不足,供给过剩”的直接手段,是“消费升级”和“供给侧改革”。通过政府这个“看的见的手”,强制性去掉过剩的产能,并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来人为的创造需求,解决供求失衡的问题。

  在中国古代,朝廷在人口过剩的时候开启对外战争,在灾年大兴土木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这种手段治标不治本,花出去的财政赤字迟早要还,强制去掉的产能迟早死灰复燃。因此,更深层结构解决供求失衡,是遏制“贫富不均”,通过捕杀违法大鳄、遏制不良豪强、税收杠杆调节、政府(国企)专卖制度、金融管制、政府限价补贴等一系列手段,人为的降低贫富差距。

  在中国古代,这种模式叫做“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汉武帝全面改革的操盘手桑弘羊在《盐铁论》中也有过表述,武帝一系列的动作,叫做“除秽锄豪,然后百姓均平”。

  但是,以上这些行政手段,本身都是逆市场经济行为而动,推动中的阻力非常大,反噬也很猛烈。因此,根本的解决方案还是要溯源,去迎接“技术革命”。

  一方面,通过科技投资,全要素提升生产率,产业升级的同时,引导产业结构沿着长江经济带向中西部转移,既为“投资”提供出口,也全面推动“消费”升级。另一方面,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中,更强调育资源均衡,加大落后地区的教育和职业培训投入,使其能够更多的自我供血而非长期的依赖于输血。

  值此2018年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之季,在面对新一轮全球经济危机时,我们更应该懂得,政策的重点不应是抑富,而是教育与扶贫。

  后按,今天文章,沿着在2013年时所著《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中的思路,把中国政府自十八大以来,所执行的打大鳄,金融改革、国企改革、税改、扫黑除恶、控制房价、中西部投资、产业转移、产业升级、教育投资、精准扶贫等一系列政策的逻辑,以及贸易纠纷等一系列事件串联了起来。希望能够给读者们能够从一个更加宏观的角度,去看待我们正在面对的经济改革。

  在这一整套成系统的改革方案面前,继续走过去的老路子,势必越来越艰苦,选择顺应改革方向前进,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也许才是最优解。

  毕竟,就像刘总理说的,只有危机只有发展到最困难的阶段,才有可能倒逼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同顺号仅为用户提供信息分享、传播及获取的平台,作者的发文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同顺号立场,作者需为自己账号的一切行为负责。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澳门彩票网,澳彩娱乐,澳彩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