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谈经典 小鱼:我的文学经典阅读
来源:澳门彩票 发布时间:2019-02-02 22:43

  知道金陵读书定下的今年世界读书日的主题,是经典阅读,但是没想到,宋老师会邀请我也写一篇。最近家事比较多,工作也比较忙,一直拖着没动笔。在宋老师和蓑翁的催促下,不好意思不写,那么,就简单谈谈我的我的文学经典阅读吧。

  我小时候,其实是没什么条件看书的。农村嘛,上学之前疯玩,不认识字,没见谁家里有书。上学之后,书就是教材。认识字了,偶尔有同学家有爱看书的哥哥姐姐,可能会有点所谓的课外书,也就是文学类书籍。这些书中,不少还是作文选集。

  在那种环境下,我接触到的很多都是不完整的书,有连环画,目前记得的有哪吒闹海和妲己的故事,应该是《封神榜》里的吧!幼小的心灵,很快就被这些神话故事所吸引。后来有一本国外的童话,大概是《一千零一夜》,也是爱不释手。最先看的这些书,奠定了我很大一部分的阅读兴趣,就是民间故事、神话和童话。大一点之后,在同学家里看到《麦田里的守望者》《挪威的森林》,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直至现在,我也没有重读这两本书。

  初一暑假,语文老师要求假期看一本书,我买了《红与黑》和《红楼梦》,是在校门口的书摊买的盗版书。很不好意思,上大学之前我买的书,基本都是盗版的。对不起那些出版社和作者,但是,这是那时我们那边的一种常见行为,除了县城的新华书店,几乎都是盗版书。《红楼梦》正在重看,当年喜欢看书中黛玉宝钗宝玉之间的是是非非,现在关注的内容会多一点,不过也不会看到苦大仇深的一面。

  对书的渴望,一直伴随着我的求学时光。读大学之前,学校的图书馆形同虚设,书店的书良莠不齐,对于一个没有多少分辨力的人来说,很容易被误导,所以就尽量少去那些小书店。偶尔可以从老师那里借点书来读,我记得借过一本《穆斯林的葬礼》。双线索叙事,那时觉得,这种叙事方法很有意思。当然,对我来说,最耐读的,是古诗词,可以反复诵读。买了《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没事就翻翻,选一些背诵。现在也记不住太多,偶尔可以记起几句,但这些诗词名句在自己心里留下了诗意,让我至今受用。

  大学时读了中文专业,终于可以不受限制地读书了。四年期间,我如饥似渴地泡在图书馆,看了很多中外文学名著。20世纪之前的国内外名著,按照文学史教材上的介绍,一一从图书馆借出来看,基本上都看了。最喜欢的,是中国古典文学。《诗经》《楚辞》《论语》《左传》《道德经》等等,唐话本,元曲,都是我喜欢的。国外的,系统看了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和罗曼·罗兰。莎士比亚的作品也看了不少,这源于初中某位语文老师,她当时让大家排练《威尼斯商人》的部分内容,所以有条件后,我就看了我能找到的莎翁的所有作品。民国时期的作家,最爱鲁迅和张爱玲。当然,现在不爱鲁迅的作品了,更喜欢平和的文章。

  现在想想,我的基础非常差,看的书极其随意,也谈不上有太多自己的见解。虽然读的中文专业,但阅读方面,也没有太多人指导,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在图书馆乱翻书。阅读让我了解了日常生活之外的广阔世界,我很感激那段乱翻书的时光。

  读研后,跨专业的学业压力很大,文学这块基本放下了。重新捡起,是在工作后。那时住在单位附近,我习惯早起,在校园里逛来逛去,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就开始抄《诗经》和《心经》。《诗经》抄的是中华书局的版本,上下册。上册抄完了,下册才抄了一点,单位搬到离家20多公里的地方,我的抄诗生活戛然而止。抄《心经》,是因为蓑翁嫌我戾气太重,负能量太多,要向他学习,所以就找佛经看。《心经》很短,每天一抄,抄了几个月,对自己的性情陶冶,很有帮助。

  今年春天,看到朋友圈有人在读诗,我翻出了搁置已久的《诗经》下册,改为在朋友圈抄诗。尽量坚持工作日每天一首,偶尔太忙偷个懒。抄诗的目的也挺简单的,让自己忙碌的生活有点诗意。我做编辑工作,按照我们杂志的要求,文章题目要尽量吸引人,很多时候要花很长时间琢磨标题。我很喜欢在题目前面加四言句,言简意赅又朗朗上口,这算是读《诗经》的一个意外收获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澳门彩票网,澳彩娱乐,澳彩娱乐平台